QQ1000资源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资源共享 > 小说阅读

小说阅读

皇叔大人又又又亲我了(陆卿宁秦或墨)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作者:小刀娱乐网   来源:小刀娱乐网   评论:0
内容摘要:近期非常火热的言情小说皇叔大人又又又亲我了全文阅读的主角是陆卿宁秦或墨,陆卿宁秦或墨小说全文讲述了陆卿宁秦或墨之间甜蜜的爱情故事,身着铁甲的兵头手臂一挥,将手中火把朝着陆卿宁扔去。话还没说完,就看见她一抬腿,将那火把踢了回来力道与速度更剩数倍。小说简介末世炼丹师大半夜陆卿宁穿越,......

近期非常火热的言情小说皇叔大人又又又亲我了全文阅读的主角是陆卿宁秦或墨,陆卿宁秦或墨小说全文讲述了陆卿宁秦或墨之间甜蜜的爱情故事,身着铁甲的兵头手臂一挥,将手中火把朝着陆卿宁扔去。话还没说完,就看见她一抬腿,将那火把踢了回来力道与速度更剩数倍。

小说简介

末世炼丹师大半夜陆卿宁穿越,救了渣男未婚夫他皇叔。 那个差点冻成冰雕的男人一睁眼就夺了她的初吻。 陆卿宁气得差点原地爆炸,把他扒的干干净净,银针烈火齐上阵,势要找回场子。 却从此结下孽缘。 几天后,皇叔大人偏偏找上门来,一开口就是,“我娶你。” 陆卿宁倒吸一口凉气:“其实吧,我觉得你给我送几个美男,送点银子宅子什么的更能报答救命之恩。” 皇叔大人却说:“你看了本王的身子,要负责!” 陆卿宁:“……皇叔大人,你画风不对啊!说好的高岭之花,不近女色呢?” 天天逮着她就亲亲抱抱是什么鬼?

皇叔大人又又又亲我了最新章节阅读

扶留手上一阵白色粉末散出足尖轻点,已经带着陆卿宁破瓦而出。
足下生风,片刻间竟已是掠出数十丈之外。
百草阁顶端青瓦飞散,雪色之中人影越来清晰,正看见秀丽女子带人追了出来。
寒风带雪落上颈上冷的她脑子一个激灵,尚不知道此人是好是坏,必须得独绝一切隐患,她快速从空间里抽了几根银针往他的手臂要***扎了过去。
“你这丫头!好生毒辣!”扶留吃痛条件发射的松开手另一边毫不犹豫朝着她胸口拍出一掌身形掠空而去。
陆卿宁反应极快当空一个飞转,避过了扶留的夺命掌风,身子却随着地心引心重重的撞击屋檐,破瓦而落入。
闷哼一声落在锦榻之上,高床软枕很好给她的降落做了缓冲。
昏暗的内室***之气弥漫空中,数十具死尸横陈,黑衣蒙面的与府兵模样的数量相差无几,看来此前必定经过一场恶战。
卿宁头上遮挡用的四方帽早一不知去了何处,风雪灌入发梢,刚撑着快要散架的身体坐了起来,白泽修长的冰凉指尖点在了她眉心前一寸之地。
卿宁条件反射般把手中的银针抵在了他冒着寒气的胸口,两厢都是动则毙命的姿态,反而极有默契的停下了动作。
“是你!”她抬眼看去,只见锦榻上的玄衣男子盘膝而坐,墨发如云披散及腰,光洁如玉的额头的冷汗密布,眸色一沉,周身似有无限冰寒之气缠绕。
正是昨夜碧水河边惊鸿一现的绝世男子无疑。
“陆二!诡医扶留是你什么人?”那人咬字似乎都带着微微的颤音,幽深的墨瞳一沉,屈指一弹,发出一道微蓝色弱的幽光。
“路人。”陆卿宁当下猛地往后一个下腰躲过了那抹杀机,收回抵在他胸口的的银针往后上方一掷,幽光和银针一同没入黑暗处换来一声闷哼,紧跟着是重物落地的声音。
她迅速翻身而起扣住了那人的手腕。
比想象中还要更加冰凉渗骨,寒气逼人。
卿宁被他硬生生冻得打了个寒颤,皱眉轻喝道:“不要运功!”
她昨天才设法压住了他身上的毒,还不到二十四小时,就又发作了。
可见这人就没消停过。
指尖的温软瞬间从手腕传到秦或的四肢百骸,他反手用力一拉,将她拦腰抱住,低头吻了下来。
卿宁:“……”
**,又被亲了。
就算她身上有火系异能,跟个天然大暖炉似的,也不用见一次亲一次吧!
“天然大暖炉”卿宁利落的出手封住他身上几处大***,以防再次被人危及生命。
男子的身体因为失去支撑倒在了床榻之上,咬牙强忍不发一声,额头豆大的汗珠冒的越发多起来。
明明气质寒若霜雪,清如江河,绝美的五官却叫移不开目光。
“我和那人真不认识,信不信由你。”卿宁从隐形空间的药架里拿出了两颗火红色的药丸,递到他面前:“这是烈焰丹,可以暂时以毒攻毒抑制你的千寒毒性!”
男子漆黑如墨的眸子停留在她脸上几秒,随即低头就着她的手掌吞下了丹丸,不用多废话让他消除戒心服药。
卿宁有些诧异。
下一刻却再次被那人强势揽入怀中,寒凉的气息瞬间扑面而来。
樱唇被温凉的唇瓣霸道的攻城略地,冷热交替之际苦涩的丹药味瞬间蔓延在卿宁唇齿间,难以抗拒的吞咽入喉。
绫罗帐内,锦绣榻上,卿宁被他吻着,她像是被雷电击中一般,一股电流从头顶蔓延到全身。
方才撞出一个大窟窿的屋檐,一片青瓦咣当落地碎在脚边。
拉回卿宁所剩不多的神智,当即奋力伸手推开他,拿袖子狠狠的擦拭略有些红肿的唇瓣,冷笑,“皇叔大人,你就算怕这要有毒,也用不着亲我吧?!”
这都多少次了!!!
“谁是你皇叔?你又不姓秦。”
被千寒折磨得筋疲力尽的玄衣男子,虚弱得半倚在床榻上,薄唇色泽鲜红,眸深似幽潭,叫人看不出在想些什么。
“啊……”卿宁愕然。
好像还真是,她只记得原主和秦逸轩是同辈的,却忘了一个尚书府的小姐喊人家容王殿下皇叔,还真是抱大腿攀高枝的举动。
秦或幽幽看了她一眼。
“不叫就不叫呗,这不是重点。”卿宁话锋一转,看着他道:“你平时经常被人追杀吗?我昨天替你施针至少能压制三五天,你这么快发作,肯定是你……”
秦或扬眸,淡淡问道:“肯定是我什么?”
卿宁心下道:作死了呗。
嘴上却不能这么说,她在秦或肩头拍了一下,“衣服脱了。”
秦或看着她,剑眉微挑,却没说话,墨眸里满是:又脱?

皇叔大人又又又亲我了完结章节在线阅读

卿宁忍不住道:“再脱也没比亲我的次数多!”
秦或墨眸暗了几分。
“算了算了,你一个病人……”卿宁一副我不和你计较的表情,“快脱吧,我再帮你施一次针。”
在哪都遇上这人,你救我,我救你,这到底是怎样的缘分?
秦或没说话缓缓闭上了双目,一副从容就义之态。
“又要我来啊?”卿宁忍不住笑,报复一般粗鲁的拉扯他的衣衫,不一会儿就彻底成了死结。
古人的衣服结构对她来说真是相当的复杂,而那人丝毫没有自己动手的自觉,卿宁做了个深呼吸,“哗”的一声直接把衣襟连接处撕成了两半。
那人呼吸一滞的功夫,她三两下就把他扒的上半身**。
又从桌上点了盏烛灯在移到床沿正对着他白哲如玉的背部,光芒下肌肤闪着动人的光泽,看着那么容貌秀气俊美的男人,身体却十分强壮,居然有不少大大小小的伤口。
凝神静气拿着特制的银针按着各大***位扎了下去,男子俊美微皱,却没有出声。
一时间只有四周密集排放着燃烧着的炭火盆,不时发出细微的爆破声。
直到背部被扎成刺猬一般,卿宁拿小刀在自己手指上割了个***,瞬间血色涌动,不由得开口道:“还没死就出个声!”
她毕竟不是大夫,制毒炼药是她拿手好戏,这施针救人还是两辈子来头一次,此法虽然能够快速奏效,中间的痛楚却非常人能够忍受,像他这样一直一声不吭的,实在平生仅见。
“出声何用?”秦或轻哼一声,俊眉渐舒,“还是你怕清毒不成要为本王陪葬?”
少有的善意被人这样曲解,卿宁气结,手下一重施下一针,顿时将那人的气焰灭了大半,指尖鲜艳欲滴的血液借着银针引入那人体内,一时无话,静的只剩下窗外寒风催雪和两人的呼吸声。
“主人,属下无能,被诡医扶留跑……”
推门而入的秀丽女子诚惶诚恐地半低着头,话到一半忽然顿住了,手中长剑却快速出窍,寒光一闪便架在了陆卿宁颈上。
微微跳跃的烛光下,瘦弱少女拿着银针的手纹丝未动,只轻喝一声“出去”,语气寒若冰霜。
指尖鲜红的血滴随着男子背部的银针沿入体内化作温热之源,面容却同赏花吟月一般镇定从容。
一系列的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半裸着上身的绝世男子寒气渐散,俊美的面容逐渐有了常人的血色。
执剑而立的秀丽女子被喝的身形一怔微颤的手却把剑锋往前递了两分。
直到背对着她的玄衣男子挥了挥手,绿影收剑回鞘才抬头看清了她的容貌,带着一脸见了鬼的表情,提醒道:“主子,她此前不过是个只会追着平阳王世子到处跑的痴傻之人……”
下面的话还没出口,就被陆卿宁打断:“滚出去。!”
她一向很讨厌在聚精会神的时候有人在旁边打扰,更何况是说“她”坏话的。
面容冷然如斯,手上的动作却一点没受影响。
绿影现在毫不怀疑她会说到做到,不由得脸色一白。
榻上的玄衣美男却恍若未闻一般,淡淡吩咐道:“退下!”
绿影悻悻然退出屋内,临走还不忘警惕的看了卿宁一眼。
卿宁倒没空去琢磨别人怎么想,忙活了大半夜,直到清晨的第一声鸡鸣响起,收针回袖才感觉到胃中一阵翻腾,猛地呕吐了起来。
男色固然惑人心神,生理反应还是避免不了。
一夜与死尸为伍,满屋子的***残留,榻上的男子吐出一口劫后重生的浊气,迅速收拢衣襟,像拎小鸡一般把她拎到了外间的空地,松手任她抱着枯树吐得昏天黑地。
此刻晨光微亮,积雪满屋檐,银装素裹天地一片苍茫。
风雪扑面而来,陆卿宁背靠着树干大口喘气,那人绣着繁复云纹的锦缎袖子忽然轻轻擦了擦她的唇角。
愕然抬眸,四目相对。
他衣衫凌乱却别有一番从容之态,墨眸倒映着狼狈不堪的她,丝毫不掩探究之色。
她目光清明不着痕迹的拂开他的衣袖,声音却有些沙哑“欠你的救命之恩,我还清了。要想清毒续命,开春之前拿无忧花来找我!”
话声未落,便撑着瘦弱的身躯矫健而飞快***而走,消失在茫茫飞雪之中。
“主子,这个陆卿宁深藏不露,今日施救恐怕别有用心。”
身后绿影无声出现,手同时做了一个“杀”的手势。
“别有用心,这世上何人不是如此?”玄衣男子抬眸远眺,三千墨发飞扬在空中,无谓而嘲讽的一笑,说话间,有意无意的收拢了似乎还有残留着她半点余温的指尖。
绿影还欲在言,却被那人谈笑般一句“若她死了,这都城岂不太过无趣?”,如数吞回了肚子里,眼中却难掩诧异之色。
知道主子这个秘密还能活命的外人,陆卿宁还是头一个……

小编推荐

皇叔大人又又又亲我了(陆卿宁秦或墨)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含蓄蕴藉,如泣如诉,以细腻的笔触拨动读者的心灵,曲终掩卷,回肠荡气,余韵绕梁。


本栏最新更新

本栏推荐

阅读排行